栏目导航

news

五金螺丝

主页 > 五金螺丝 >

对话丨谌龙:在质疑与自我怀疑中卷土重来

发布日期:2021-10-06 20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30日电 题:谌龙:在质疑与自我怀疑中卷土重来

  中新网记者 岳川

  季军,冠军,亚军。

  三届奥运会,三次登上领奖台,集齐金银铜牌,谌龙解锁了一项特别的成就。

  虽然未能再次赢得最高荣誉,但作为国羽东京阵容中唯一有过奥运参赛经历的球员,已是“三朝元老”的谌龙站好了自己这班岗,为年轻球员树立了榜样。

  然而在这背后,谌龙经历了不为人知的痛苦。

  从初出茅庐的小将,到成为国羽领军人,谌龙早已领略过山顶的风景。饶是如此,他仍险些迷失在东京奥运延期的漩涡中。赛事推迟对于那些逐梦老将的影响,从谌龙身上可以看得真真切切。

  但他挺了过来。带伤重返奥运会男单决赛,与队友合力夺回全运会团体金牌,已经32岁的谌龙,以老将的坚毅与执着,将汗水兑现为硕果。

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" src="/uploads/allimg/211006/20033UH3-0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颁奖仪式现场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" /> 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颁奖仪式现场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

  在2021年余下的日子里,谌龙选择暂时放下手中的球拍,在丈夫与父亲的角色中更多投入。这并不意味着他将就此淡出赛场,恰恰相反,明年的杭州亚运会上,还有谌龙未竟的梦想。

  在这之前,他需要让身体久违地喘息一下。近日与中新体育的对话中,谌龙分享了从东京奥运周期走来这一路上的辛苦,和他对未来不一样的期待。

  关于成绩 已经竭尽全力

  中新体育:奥运会与全运会的结束,意味着此前长时间的备战与比赛任务告一段落。你如何看待自己在这期间的表现?

  谌龙:两项比赛相隔较近。对于奥运会,从赛前准备到比赛发挥,再到最终结果,我认为整体算不错。这也反映出在此前一个阶段的封闭备战中,自己做得还可以。虽然没能赢得金牌,但我从第一场到最后一场比赛都全力以赴了。我的对手(安赛龙)确实发挥得更好,因此自己也能接受这一结果。

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谌龙在比赛中。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谌龙在比赛中。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

  从东京归来,在结束隔离后,回到省队没几天,我就奔赴全运会赛场了,时间上衔接较紧。这是我的最后一届全运会,非常希望能够为福建队做出贡献。特别是团体赛,我也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其中,与队友一步步去拼。能够时隔8年重新夺回男团冠军,大家都非常开心,这也是我们所有队员一起努力的结果。

  至于单打,经过奥运会后的隔离与全运会团体赛,自己已经感到非常疲惫,或者说状态慢慢打光了。我的队友石宇奇在半决赛中的表现非常好,输给他也很正常,我没有什么可失落的。

9月16日,在西安举行的第十四届全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半决赛中,福建队选手谌龙不敌江苏选手石宇奇,未能进入决赛。图为赛后谌龙与石宇奇握手。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 9月16日,在西安举行的第十四届全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半决赛中,福建队选手谌龙不敌江苏选手石宇奇,未能进入决赛。图为赛后谌龙与石宇奇握手。中新社记者 毛建军 摄

  关于奥运 焦虑与自我怀疑

  中新体育:奥运会已结束月余。此时回首,有哪些片段令你印象深刻?您觉得东京之旅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?这届奥运会与过往两届相比,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?

  谌龙:由于疫情,奥运会赛场内没有观众,这是令我印象最深的地方。我打了很多年比赛,基本都是在有观众的情况下进行。比赛时现场非常安静,与教练的沟通、击球的回音,这些都听得非常清楚。对我而言,这会使我更专注于比赛。

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陈骥? 摄 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陈骥? 摄

  过往两届奥运会,队伍驻地离赛场不远,走路即可到达。由于疫情,这次全队住在奥运村内,大概6名运动员与2名教练使用一个套间,每天坐班车前往场馆。这种氛围与感觉,与之前有所不同。

  中新体育:消耗在通勤上的精力是否会影响比赛状态?

  谌龙:从奥运村到比赛场馆,路程约35公里,时间需45至50分钟。赛前在成都集训时,队伍模拟了类似场景。相对而言,我觉得是有消耗,毕竟每天往返通勤时间接近两小时,多少会有一些影响。

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

  中新体育:与安赛龙的决赛后,你曾坦言在东京奥运周期中遭遇了许多困难,输球会带来质疑,甚至一度还有自我怀疑。这些问题因何产生,你又是如何调整自己?

  谌龙:问题源于东京奥运因疫情延期而带来的影响。奥运会推迟一年,自己能否在这段时间内维持好竞技水平与运动状态,对此我有一些顾虑与焦虑。

  突然又多出一年备战时间,该如何利用它训练提高,弥补自身不足,这也令我感到困惑。特别是在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的前三个月中,自己比较迷茫。再等一年,也意味着增加了很多未知的情形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在身体机能、体能状态这方面,其实也有担心。毕竟我已经32岁,也很想打好这届奥运会,当特别希望能够有好的表现时,就会担心身体状况能否支撑自己发挥出水平。

  在新赛程确定后,我每周都会和教练沟通,把奥运会这个大目标分解成各阶段,隔一段时间检验训练效果。教练希望我不要考虑太多,集中精力把日常训练做好。

  在这期间,家人、队友、教练、领导都对我非常关心,帮助了我很多。大家希望我能够调整好精神状态,专注于过程与积累,可能自然就会有好的表现与结果。

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

  中新体育:如何看待东京奥运的结果?张军主席透露,你是在脚底起了多个血泡的情况下完成了比赛任务。虽然你曾坦言不愿多谈客观因素,但它是否对你的比赛产生了影响?现在恢复得如何了?

  谌龙:结果比较正常。奥运会比赛为期约10天,要打5到6场,但只有一场比赛打完,才会有下一场,所以这需要一个过程。如果着急追求结果,心态上就会出现波动,带来焦虑。从这届奥运会来看,我的心态比较稳定。

  (血泡)恢复得非常好,基本没有大问题。至于它对比赛的影响,多少会有一些,因为急停急转在羽毛球运动中运用较多。

  前几场比赛自己能够坚持,但奥运会决赛,碰到如此高水平的对手,场上移动可能比其他比赛或训练时要多。每一次跑动,其实都能感觉到疼痛,确实会有些力不从心。但在赛场上也没有考虑太多,当时的状态就是尽可能全力以赴去打。

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赛后谌龙(右)与安赛龙(左)交换球衣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赛后谌龙(右)与安赛龙(左)交换球衣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

  关于国羽 年轻人大有可为

  中新体育:在国羽的东京奥运阵容中,仅你一人有过奥运参赛经历。不过你曾说,从年轻球员身上学到不少。他们哪些地方打动了你?

  谌龙:回想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情形,会感到有些紧张、压抑与放不开。但这些年轻运动员,并没有给我这种感觉。

  平时训练的状态,就是他们在奥运中的状态。虽然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但我并没有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感觉到过于紧张或兴奋的情绪,相反他们表现得很放松、很开心也很自信,特别能够融入奥运氛围。这一点给我印象很深。

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北京时间8月2日晚,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子单打决赛中,中国选手谌龙以0:2(21:15、21:12)不敌丹麦选手安赛龙,获得一枚银牌。图为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

  中新体育:从全运会的比赛看,你觉得这些球员在经过奥运会的洗礼后,有哪些变化?你如何看待这支年轻的国羽?

  谌龙:现在这支国羽队伍中,越来越多“95后”的年轻运动员迅速成长,并且已成为中国羽毛球队的核心球员,表现也非常好。

  我有关注他们在本届全运会中的发挥,这些年轻选手基本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。这是一种实力的体现,也反映了他们的水平。之所以能够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,是因为他们都是各自项目中最好、最优秀的运动员。

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

  中新体育:就男单而言,你觉得未来几年世界羽坛会呈现怎样的竞争态势?

  谌龙:国羽男单选手都很年轻,且条件出众,现在他们缺少的是比赛的历练与积累。随着未来参加的比赛越来越多,他们的经验与阅历会愈加丰富。我相信,他们很快就能加入到与安赛龙、桃田贤斗这些顶尖运动员的较量中。

  安赛龙获得了奥运会冠军,这会给他带来强大的自信。安赛龙也非常年轻,所以未来几年,他依然是世界最优秀的男单球员以及国羽最主要的对手之一。

  桃田贤斗虽然在这届奥运会中未能小组出线,但是他在2018至2019的两年间持续表现出色,获得了包括世锦赛冠军在内的多项荣誉,实力毋庸置疑。我相信经过本届奥运会,在调整过后,桃田贤斗对于比赛胜利会更加渴望,他也一定会是男单领域竞争力最强的选手之一。

  此外,李梓嘉、金廷、乔纳坦、安东森,他们也非常优秀。

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

  关于未来 待实现的梦

  中新体育:对于羽毛球项目而言,这是非常特别的一年。虽然奥运会与全运会落幕,但年内还有苏迪曼杯、汤尤杯、世锦赛等赛事。接下来,你有何计划?

  谌龙:年内这几项国际赛事,我都不会参加了。

  首先常年在外征战,我觉得是时候短暂调整,通过休息给自己“充电”,让身体得到充分恢复。

  我也希望能够多陪陪家人,多年来与她们聚少离多。包括儿子刚过两岁,其实从他出生起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。

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  中新体育:作为奥运会三朝元老,现在的心态与刚出道时相比有何不同?在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,还有哪些愿望希望实现?

  谌龙:作为队伍中年龄最大的,能够代表国家在最高的舞台上征战,对我而言,这是一件非常自豪且开心的事。

  至于目标,明年的亚运会也是四年一届的大赛,而且又是在中国杭州举办。

  对于亚运会,我还有梦想。仁川亚运会男单决赛,我输给了丹哥(林丹),获得亚军。因此自己希望能够参加杭州亚运会,完成这个梦想。

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资料图:谌龙在比赛中。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

  中新体育:从现在起,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杭州亚运会,所有备战都会围绕它展开?

  谌龙:这是我的想法。年内休息不参赛,在备战明年赛事时,还需要一个恢复的过程。如果状态维持得足够好,我当然希望能够参加亚运会,完成自己的梦想。反之,可能也会有其他打算。但只要怀抱这一目标,我觉得自己可以保持不错的状态。


【编辑:于晓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