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
news

组合螺丝生产厂家

主页 > 组合螺丝生产厂家 >

追飞机的人:花一套房首付攒模型“愿他一生起落安妥”

发布日期:2022-04-28 13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金融科技投诉数据报告:广东省行政区域调整 新版地图将在今年底,“就是单纯地喜欢,看到飞机就很开心。”叶子是一名宝妈,对于她来说,也许飞机带来的舒展和开阔恰好是她生活中所需要的。

  说起喜欢飞机的原因,22岁的浪浪也深有同感,“那种感觉就是心会突然静下来,所有的压力在那一瞬间都释放了。”

  在普通人眼里,飞机可能只是一种出行方式,但对他们来说,更像一种希望和盼头。

  这群酷爱飞机的人,被称为“飞友”,对这些飞翔在蓝天的大型交通工具有着不同寻常的热爱。

  他们对飞机型号熟稔于心,关注每一架航班,喜欢收集航模,对他们来说,每一架飞机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>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

  他说不出为什么喜欢飞机,也谈不了具体喜欢飞机什么,但“就是喜欢飞机”。在他眼里,每一架飞机都是有生命的,“就像人一样,从出生到老去,只不过飞机不会说话”。

  在浪浪的叙述中,飞机不是“它”,而是拟人之后的“他”或者“她”。比如空中客车A380,浪浪叫他“大胖”,因为他大大的机身、胖胖的脑袋;A319是“高原小王子”;B737是“小短腿同学”……。

  浪浪最喜欢的一款机型是A320NEO,他管她叫“妞妞”,机身小巧,心脏硕大又强劲,萌萌的机头,“正面看她,你会觉得她在朝你笑,真的超级可爱”。

  但让他记忆犹新的还属第一次见到国产大飞机C919。“老兴奋,老幸福了”,在南昌飞行大会上,C919突然动了起来,往他的方向走来,给他那种正面相见的感觉。

  在浪浪眼里,向他走来的不仅是C919,更是希望,“他是中国第一个自己的大飞机,也是冲向未来的孩子,感觉他在说‘未来有他’!”,当天,浪浪兴奋地一晚都没睡。

  浪浪今年22岁,在福建泉州一家数码公司工作。工作内容繁琐,要做库存补充,也要陈列上新,公司运营管理类的活也兼着。一周上六天班,早上9点上班,晚上10点才下班,忙起来连信息都没时间看。

  因为工作太忙,假期又少,浪浪“追飞机”的次数算不上多。尽管如此,他也追到了浙江、上海、南昌、西安、江苏等地。浪浪介绍,飞友圈里不少飞友已经飞遍全国,甚至许多飞友会追飞机的首航,从飞机的出生地陪伴他回来。

  尽管在微博上有20多万粉丝,但浪浪始终强调自己是“不值一提的小喽啰”“小萌新”“众多飞友中渺小的一个”。在微博上,他主要关注拍飞机的照片、新航线的开通、新航班的开通、航司引进新的机型、新的彩绘涂装,和飞机模型。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>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

  在浪浪眼里,飞机模型也有生命。新的模型第一次到家时,浪浪会对他说“欢迎回家”。如果是一架自己坐过、拍过的真机模型,那种感觉就像他在身边一直陪伴着自己。

  浪浪说,下班回家看到自己喜爱的飞机模型,算是在生活的重压下透了一口长长的气。

  自5年前“入坑”飞机模型,截至目前,浪浪共拥有30箱飞机模型,多为空客系列。一箱模型约40架,总共1300架左右。飞机模型价格不等,便宜的98元一架,贵的需要1500元,以均价300元一架计算,浪浪花在飞机模型上的钱近40万元,相当于当地一套房的首付。

  浪浪身边的朋友很难理解他追飞机的行为,更理解不了他能跟模型待一天。家人以前也不理解,但慢慢的也接受了,有时乘飞机也会拍一些图片和视频发来。

  有时走在路上抬头看见飞机,浪浪会在心里默默祈祷:愿他一生起落安妥。但更多时候就静静地看着,“他们翱翔蓝天真的很美”。

  叶子从上学的时候就很喜欢飞机。跟浪浪不太一样,比起收集模型,叶子对拍飞机更加热情。

  刚开始,叶子不懂什么光线、构图,看到飞机就随手拍下来,到了2019年,有了单反相机后,叶子正式踏上了追飞机的道路。

  2020年,叶子利用海航随心飞的机会,辗转多次飞行,终于如愿坐上了特别喜欢的首都航空Paul Frank大嘴猴主题彩绘机。

  “大嘴猴”之旅是从北京大兴飞往广东梅州,这次追机在叶子看来十分圆满——机组成员很认真地填写了叶子递上的飞行日志,副驾小姐姐还把自己的徽章送给了她,下飞机后叶子转身就拍到一个非常完整的机身照片。

  在这趟旅程结束后不久,大嘴猴的喷绘就被刷掉了。“这也是我热衷于拍这些特殊彩绘的意义,它们都是限量版。”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>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

  安-225运输机是包括叶子在内很多飞友心中的一个遗憾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运输机,由于战火原因,今年它在乌克兰被损毁。

  “圈里很多朋友都喜欢这架飞机,它之前也经常飞来国内,多次降落在天津滨海机场。飞友们拍过很多次,起飞、降落、在空中的各个角度都有,但我只在夜景里拍到它静止状态的样子。”

  叶子以为自己还会有很多机会记录下225不同的样子,如今翻看照片,遗憾之余还有些庆幸,至少还是追到了一次。

  经历的多了,叶子也淡然了,飞机并不是她生活的全部。除此之外,她还是一位妈妈。

  在追飞机之前,叶子最大的爱好是听粤语歌和追港剧,她因此自学了粤语,比起拿着相机到处跑,这个爱好不需要太多的空间,是作为妈妈能选择的更为合适的消遣。在叶子看来,追飞机是她之前所有爱好的集中体现:旅行、摄影、航空,同时还交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  到了寒暑假,在疫情不太紧张也没有特别的追机计划时,叶子会带着七岁的儿子一起来到首都机场附近的西湖园,在平时拍飞机的位置坐一会儿,跟孩子一起看飞机升起和落下,有时候遇到有彩绘图案的飞机,孩子会兴奋地叫起来。

  而在机场的轰鸣声里,看着飞机的起起落落,叶子感受到无以复加的开阔和舒展。

  跟浪浪一样,刚通过研究生复试的小刘也喜欢航模,那是在很早之前,最多的时候有100架左右,不过后来都卖掉了。说起这件事,小刘有点心痛,“当时想买相机去拍真正的飞机,只能安慰自己两个都是喜欢的,不算割肉。”

  2017年,网上有个大佬把小刘所有国泰航空的模型都包了,一下子卖了小两万,追飞机的经费就这么来了。对小刘来说,现在的航模市场有点疯狂,“现在玩不起了,太贵了。”

  同为飞友的陈漳铭前两天还做过一个梦,“本来在操场遛弯,结果忽然天空上全是满天的飞机,远处有牵引车拉着Tu214落地,还有数不清的国航77W和359,近地还有成群结队的AC313飞过,最离谱的还有Mi26从云洞里从天而降,赶紧跑回宿舍拿相机出门,结果被反锁在宿舍里了 。”

  陈漳铭在圈子里小有名气,“我是16、17年开始在微博上发东西的,刚开始就是拍一拍随便分享一下,结果越做越大一直到现在了。”

  一开始是看飞机、然后是坐飞机,最后到拍飞机、追飞机,陈漳铭就这么一路走过来。作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大四学生,他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航空业,进入业内是他的第一选择,“想过做飞行员,不过现阶段还是以本科学业为主。”

  在时代财经的约访过程中,陈漳铭的回应是最热情的,他之前接受过不少采访、做过相关的科普视频,喜欢对外发声。“我希望自己能做旅客和业内之间的桥梁。”陈漳铭在微博上记录了一次乘机途中他向妈妈讲解民航文化的视频,他说,“得先跟自己家人讲明白了才能服务更多的人。”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>

  500)this.width=500 align=center hspace=10 vspace=10 rel=nofollow/

  在英国考文垂上学的黎瑞祥也有同感,他对时代财经说道,附近的伯明翰机场有一群飞友,都是六七十岁的老爷爷、老奶奶。“他们的经历远比机场里的飞机,甚至这座机场本身丰富,但依然几十年如一日的,一有空就来看飞机,我觉得对他们来讲,这种追也代表了一种不服老的心。就好像有一部描写篮球的电影叫《德鲁大叔》,里面有一句话, ‘人打球不会变老 ,人不打球了才是真的老了’。”

  曾经有数据统计,平均每天大约有10万个航班起降,这些飞机从升起到降落,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绪。

  3月27日,载着黑匣子的飞机回到北京,小刘去了西湖园,路上想着要不要买束花,来到后才发现,地上已经有许多花,都是飞友们特意过来悼念留下的。